Menu

这个时代要「风」|深圳青年诗歌

Source:adminAuthor:admin Addtime:2020/03/14 Click:161

原标题:这个时代要「风」|深圳青年诗歌

在白洋淀之后,地理学于中国诗歌显得重要而新颖,一方一城往往分享着相通的格调、有趣、叙述、口味等等,尽管它从未也不消上升到诗学的水平。此次邀请霁晨展现深圳的青年诗歌创作状况。感谢各位诗人赐稿。

|梵范,九六年生于新疆。一八年卒业于厦门大学。常年虚无,游手好闲,偶尔写诗。一个软性的动物恐惧症患者。

净化圆舞曲

长亭外有很多很多

你没留神到的事物

大荆棘啊,小松针

腐烂了一遍遍的凡夫俗子

在歌剧圆舞曲中洗涤自身

狗尾巴草最可喜欢,用酒气

撞击粉嫩粉嫩的瓶盖

行为疼痛的回报之一

芬芳短暂,难以规训

花土造就出淋漓植株

蓝图挑前遭遇了瓶颈

大地宽敞自夸但营养失衡

归去来兮的个性化命运中

不是所有人都能做李叔同

睁开全文

©️Peder Severin Kroyer|A Summer's Day at Skagen South Beach

木水晶

千万个日子自朽木中

逃跑如尾鱼。轻敲一具空心

在想象的复盘下,吃荔枝

已半饱,清甜犹在。真挚地讲

“当时吾们全然异国好脾气

在阴湿的南方,忍耐稀贵

像未出土的木水晶。

再坚持斯须,淤青

就会出完善时兴的纹身。”

“坚决路过适龄而不结婚

在夜晚不睡眠,任何时候

不做软性的玫瑰仆从。”

活动的线条与海浪相反

湿气中点萤火,发亮的

身子躺在伯格森时面上

白城的赤潮当时偶然

授与它们。升华以及

被升华的,特定的美

以及更多的健忘

五月花象纷乱,车辙在覆雨后

重现。落地就是个新的夏季了

©️Peder Severin Kroyer|Boys Bathing

破碎童话之心

a

很多主义的世界

都挺残酷的

你说云云太痛

其实那样也很痛

有人穷且好坚地过

另有人拮据且嘶哑

所有事故通通都没什么好讲的

b

羊毛卷啊莫吉托

生硬事物都有个

奥秘时兴的披风

c

抓娃娃

快速制造喜悦

牛油果啊牛油果

机器猫与羊驼君

毛毛虫睡吧睡吧

吾每天都会给你

讲个又小又美的童话

d

安然夜,大约有

四五个苹果

从树上失踪下来

果园在浮夸中守身如玉

牛顿有不在场的表明

存钱罐准备好接待

一年一度的幻想

e

人群簇拥彩虹

你永久朝北看

未书写的遗憾巨多

它们随年轮结为修建

旷日消极。吾心如朽木

且不再具有某种木的清香

f

蝙蝠的召唤者

航海王之少年心

什么猫啊狗啊都只怕你

在你去来的路上才会乖乖遁形

g

统统星星眨眼

宇宙只存在于一刹时

相通必须所有雨滴齐飞

才能表明一场雨水

就在一个年的末了

或在一个月的末了

再或者去到一个日子

一小时或一分钟的末了

不克再简短了,事已至此

但时间不克向吾们应承至此

吾们必须本身了然并亲赴此生

©️Peder Severin Kroyer|Marie Krøyer Painting on the Beach at Stenbjerg

|陈昱均,二十岁,纽约大学本科在读,梦想成为基督徒。

中散(嵇康)

身处于千家的野哭与遍地横尸,

将士在战败中不自觉地仰头,就见到星空。

他带着同样的沉重,信念,

偶然识拨弦,顺遂弹首了那首隐秘的曲子。

想首,曾憧憬「朝闻道夕可物化」的命运,

却只有后半说中了现在。斯须——

巍峨玉山的气象——他的精神入定,

像天上的紫薇安居其所,音乐遂成了变幻的多星,

拱之,浑成重大的星图,而天下从之,

被判决,被展现。听,

山之欲崩,空之欲裂,世界为之有了醉态,很快

倒下,夷平,很快,安和剩下遗音,仿佛熄灭说:

“重新。”

尘埃落。那远古的将士遭幻美的寂谧迷住,阻滞如受启示;

音乐停,留他在认识的杳冥深处,忘,

宇宙之无穷相通,

对阳世毫不在乎?

祈祷

吾深知,总共才刚刚最先,或者尚未

总共还只是酝酿及准备

何以如此着急追求答案,超越或完善

期待压服了吾,像重大的陀螺头

而根基消瘦在底,怯夫的本性使人惯于堕落

必须不息鞭打本身,让陀螺旋转,岳立

这和吾羡慕的铁汉十足分歧

他们平易并且坚毅,他们的成长如树的成长:

当日光令那树向天茂盛,树就辛勤去下扎根;

而他们越受上边的神圣所引领,肉身就越是搏斗,

锤炼本身地上的生命,好奉献于此间多生灵——

他们的完善也恰像树的完善。

吾多么期待效仿,

可是欠缺忠恕所需的健康,仁义所求的果敢,

更异国中和,均衡,匹配自然的远大先天

贫饔如吾,正在这艰难的旋转之舞中,

在对抗大地法则的虚妄里祈盼,不再倒下

©️Peder Severin Kroyer|Fishermen Hauling the Net on Skagen's North Beach

|李嘉伟,1997年生于山东烟台,香港中文大学中文系、统计系2015年本科生。

小楼之思

小楼之思·郑重

吾倾向于看作登楼成瘾的幻觉。你清新的

就像吾们去过很远的地方,远到以为再也回不了家

从那,生活却像个怪坡,旧轮胎打磨平滑

新的相通。朝向哪,吾稀奇的眼睛都能看到你

这台细密的错觉仪器,每天忙着制造你

像一只蝉的疲劳,时兴如脱壳之苦

你终于脱离了清淡——起码看首来

那些连环恶手,对谁都彬彬有礼

那些好人,为偶尔的坏心肠痛心一整夜

醒来红着眼睛。如果你一向不启齿

像个哑巴,生命像个异国闹钟的好早晨

孩子出去玩镇日,母亲说,夜晚七点必须回来

你就按期满载孤僻的乘客们去暂停

如果你捂紧你的金子。异国人会清新他们终生

眼巴巴的甜,都围着那一点点苦兜圈子

而你矮下头,声音像一只推敲来路的大雁

「你看,正由于每句话都是真的,他们才自相矛盾」

当闪耀之弓从箭矢退隐,孤零零的东西多像:吾

总在吾之外枝繁叶茂。你别盯着吾看,吾从来不是什么

坚定的沉默者。一旦你允许桑叶的绒毛要睁开蝶翼

你的声音温温轻软,迂腐的幽灵们从信里复苏

那些草木的灰呀,所有别离都像孩子的伤口

新雪一过就能愈相符。谁也不为了逃离你

谁也不消去高处消耗遍地的严寒

那些影子拢到一首,双数的手,单数的脚

有多少不妥洽,就有多少生活,有多少

你的温文。而一生的危险全在温文里

小楼之思·逆经

说话的中产生活安慰着人挺不直腰。比喻们气喘吁吁

长了一嘴沉闷的乳牙,老父亲边修饰白发

边宠溺地说:「能帮你到什么时候,就到什么时候」

能够到以前吗?那些战败者向前重复着记忆

复辟自认为昂贵的条件逆射,从无穷的声响里

辨别雅乐。「听不到其他音乐是一种病

听到而不首舞是另一种。」话术如鹦鹉

沉默那柄烧红的斧子,谁也握不住

从什么时候最先,吾们不再和光荣的父辈亲昵无间

是他们的走走与吾们的车?是价格飞涨的大米茶叶和信任表明?

是吾们的交谈从远大的独白滑完善戏剧?依旧吾们终于发现

也许他们也记首,人人都要推想的斯芬克斯之谜

在生活里解开相通的谜底。如果你在世,吾呢?

吾多怕吾们一生的辛勤,只是为了表明相通的清淡

而人们称之为美满。吾多怕水面下多数的细节

还原那永恒的传染病,吾们终生招架的棺椁

宽阔得装得下每一小我。在阴郁的学生期

吾冷眼不雅旁观那些不十足的剔除,那些欠缺的读

那些傲岸的写,那些舛讹的迫害欠缺致物化的美妙

而吾手中的刀期待极刑的时刻,要你一片一片的肉

剔透如水晶,要清明得像风那么薄,要物化亡倍感疼痛

吾要杀物化杀物化吾的东西,吾要两手空空,手中的总共

都对吾说「挂念你」。吾听见这些说给物化人的话

而吾还在世,就像新生相通。就像想要澄莹的水

必须污染;就像哀伤的人,必须脱离的人,要用力地在世

如果什么正在消亡,那就还没消亡。而消亡,必须说出他的去处

这也是吾们——统统的——眼泪的由来

©️Peder Severin Kroyer|Artists' Luncheon in Skagen

小楼之思·离经

请喘喘气。请拥有一些,离题的耐性。尤其时间

用命消耗着,但仍能够视作一些脂肪,洁净的脂肪

需要的脂肪,温暖的脂肪,代替吾们的肺腑

与敌意纠缠着。吾们甚至会有些贪恋

像一枚樱桃转化成毛茸茸的白,老人和吾说

在某个早晨的花香里,他顿悟一生,绕了那么远的路

只是为了这朵茉莉。他的老伴,骤然不克本身吃饭

怎么也塞不进嘴的菠菜,不是由于硬——她甚至嚼着花生米

她只是用了九十年承认本身厌倦绿色蔬菜

他们的孩子,总是战战兢兢地珍藏着一片大海的解放

向瓶中船注入正当的盐分和糖。而吾,多么羞愧

时刻想逃离这比吾更聪明、更健康的家庭

逃离那些美的交谈,许很多多适可而止的理解

和不理解。吾们分享着一点点自夸——所有离题

像半径那样,黑示一个更沉重的中央,吾们仍妄想

一种最矮限度的幸运——并非不物化

而是和末了一枚宝石消耗余生

©️Peder Severin Kroyer|Artists on the Beach

| 张楠,获第五届淬剑诗歌奖。拿手放朋侪鸽子。

自吾认识过剩欠缺生物本能

对食物挑不首有趣。前一晚

吾去你脸上涂抹淡黄色鲜奶油

像个倦怠的漆匠

四处静止的软光中

你吾交换一种安然的沉默

这是永无坍缩的梦正要醒来吾

头顶梗首呜呜的铁,不能够——

比墙壁更麻木,舛讹总之执拗:

吾长成一棵不再年小的枣树,从夏季游荡回来

染上锈病和尺蠖,满是无所谓地

等你纠正。

快十一年了,你走后吾编织这场

污染、漫长的复苏

人们交流,交流,直到周围布满

虚拟强硬的雪球、那未曾息止的子虚自体

充斥塑胶盆种、不锈钢与自娱之味

现在前吾的身体是镜子,雪白、敏捷

批量制造群居伪象

这个时代要「风」,不要「风感」

吾不克同时演习「物化亡」,与「遗忘物化亡」

记事

十月十日,雨下了一个月零两天

吾梦到本身行为一粒灰尘,安然地

附在病院润湿的墙上

认识出走后,漂泊给阳世所有空荡的袖口

插上鸵鸟的翅膀

伪如彻夜不眠,世界就毁于每一次闭眼

听哎,窗外哗啦啦,下着消毒水

除了梦以外,没什么能将两个事物连首

修辞过于傲岸

这个午后

海棠花成为海棠花,产品展示吾成为吾

散落四方的手脚

结识了屏舍蜥蜴的断尾

一次叙旧

现在前,吾们不准你商议零四年夏季

熟透的蝉翼。这次集会

不是为了给「透明」下个定义。来

说回薄暮七点整的街道——

车流汇成岩浆,人们在火山灰的滔滔肝火中

展现实情:一粒粒疼痛的,葡萄籽

那么碾庄呢?

它于原地静默地站立,并

湮灭在一串逻辑里。剩下些破碎的砖瓦、半拆的

窑......塑料窝棚,只留得住垢

一排老迈的山,按例,每年三四月

生出野草兢兢的幻想

那吾们的玉米地呢?

自然在。怀抱被收编的期待

长首了笔挺的4S店——蠢玉米们

偏偏要问,土怎会平白

湮灭在土里

它们遍地

寻不见有关词,寻不见

一个「或」的能够性

偶尔仰头,就看见一队鸟

正困在晴空里

©️Peder Severin Kroyer|Girl on the Beach

| 谨竹,1992年生于高雄,2018年卒业于北京大学比较文学专科。14岁诗启蒙,亲喜欢文学、电影、艺术和精品咖啡,关注性别议题与身份认同,漫游26国80余城。现驻深圳,习画写诗。

如果危险出口是首诗

所有的文学都是会飞的咒语,带你逃离――

摇曳波动的公交车上,每日上演的不幸

生活是面黑镜,盲人与忙人争先恐后

似乎嚷嚷推挤碰撞上车的蝼蚁与蜂

万物平等勉强占地,双足扭曲,以为螺旋向上

有的贴在蒙尘的窗前,有的半卡在阶梯边缘

每个生命都辛勤睁大双眼站稳步伐,期待

冲突一触即发;你压到吾手肘了;别推呀包破了

行家再去里挤挤;啊便当翻啦;谁偷摸吾的腰

吾们都是冷漠自私的同化物,白昼眩亮太刺

没人看见拄着拐杖被浪潮吞没吞噬的老妪

没人听闻青年与主妇对人道主义的各说各话

公路如伊甸园里的蛇委屈首伏,大胆地前匍

后继者明日将失忆般再次为了生活而缠斗上路

“如果吾们不克十足像平常人相通生活,

那起码答当尽总共辛勤不要像动物相通在世”

孤独使人异于禽兽,有人躲在字句旮旯边吃土

有人织着艳丽寿衣期待物化亡,有人披着床单飞天

有人交换真名直到入土时才把人生换回将腐之躯

还有人一边解密羊皮卷,一边让蚂蚁与飓风验证宿命

吾还在浏览,在白色牛奶海打翻的书页上试图逃离

吾受困在疾驶的公交车上,也在下雨的马孔多狂奔

诗的新手

天亮前,总想再写一首诗

目下却硬生生出几团乱麻和病

缠身如以前幽灵困守一头失明的新兽

看不见本身的光,兽说:能够能够问星星

很多事在亿万年前宇宙大爆炸的手术台上已写定

奇点膨大,星屑落在每盏读诗人的眸中

闪耀着对荒谬的偏心好,黑处回响迷绕

幽谷里多数金风玉露初相识,忘了孤独

曾以为是受眷顾的,像所有喜欢情故事--

在夕落的转角偶遇,步伐从子夜共振到早晨

两瓣唇无穷挨近时却因青涩易碎而轻道了重逢

余生的倦意将梦想吞噬为黑白默片,吾们都是新手

睡前来不敷跳舞,只能再多吃点东西,对抗未知

直到多年后,不测闯进一家轻软的店

九重葛在风中艳丽垂首,入口的窗上写着:

“吾们还没抱一下,异国像模像样的告别”

想首北方也曾有个院子红柿累累,墙上喜欢人相拥

那里有一只蓝色的羊会在雪天里为你烤火读诗

每一次被生硬人接住,就只能

耷拉着耳蜷在角落轻啜名之为友谊的奶

流光在纳瓦白的软饱外貌鼓溜溜转

现在前世活温炎烫口,诗句从玻璃窗穿越映刻手上

这是一场向善的自吾折腾却好过世上所有

和光同读,何不在失踪明天之前再次执笔

当吾们在谈论诗时,诗将从纸背亮出可喜欢的小爪

一同憧憬下次的光——臨——

©️Peder Severin Kroyer|Marie in red dress

| 艾非,1996年生于浙江慈溪,大学时期最先写诗,曾获樱花诗赛奖,邯郸诗歌奖,现居深圳。

柳叶絮语失踪落在地上的东西无首亦无终——张枣

风暴比去年粗粝,人们更亲炎于原地期待。

尽情的人尽兴地外演着艳丽,时间

披上了柳枝的新绿。

尚未探清那只风筝携带着什么?绿尾巴

便疏导了拥挤的云朵,将喧嚣的世界

敏捷分布于自然之内。当你逃于

深锁于手心的细线,面庞可喜欢的男孩

稚嫩的声音便自然的逃失踪了!

遗憾并非错失,柳叶仍飘落

在城市的大街小巷。

一片鲜绿啊,绿尾巴七通八达,它矮飞着

像解答了某种隐秘:群山,流水,城墙……

这些倒影在湖水中敏捷被消融。

只有绿尾巴,一向驳回着子夜的允许,

将父亲的手信丢在苍茫的岁月中,逆复

稀释着夜晚又被夜晚稀释着:不会泛黄。

“一壁从天堂开来一壁又隶属阳世”*

湖面青翠盈盈,鹤挺直在湖中央,

掀开翅膀,仿佛将生活拼接成

重大的绿色田园,人们无时无刻

拥喜欢着,原地。

谁遗忘了原地的高昂,他的想象力

便不表现着今天是星期三:时间,推迟了

稍纵即逝的吾们。

鹤的黑红嘴巴逐渐将时空琢成了一段历史,

在赤色地图中,这悠久趋于永恒的力,

是马良神笔绘就未知惊喜。你旋落的田园

对你身边柳叶有余了好奇与试探。

其实,时间已经将底片

清洗得更清新,相通吾们看到,

初春还在那里摇曳着正在补习的花粉。

那里的绿尾巴?原地的一片片柳叶围拢着,

失踪进湖水中又不失安和。

引用自《空白演习曲》

张枣*一壁从天堂开来一壁又隶属阳世。

©️Peder Severin Kroyer|Summer evening on Skagen's beach

秋夜赞歌——记一次深圳荔枝公园信步兼致朋友 王冬

多少人期待着薄夜?路灯

沉寂在清新的空气中,吾独走

于这一片微茫之地,将说话

交给了破旧的事物,如失语的

布景,散落在四处。异国背影的人们

四处追求着背影。吾遗憾不克

认识他们,就像屏舍了曾经的沧海,

现在实在地注解着水光粼粼的残缺。

每当灯光不跳舞,久处的神情,

便填满了整条街道,抵达每一处

马路交错的角度。曲曲的角度涌向你,

但暗藏不了你

永恒的赞颂,及身影。吾清新

在某个曲曲的角度,生硬的口吻将在此度过短暂的一生。细密的窃语疯长

不再像以前被修剪过的青翠。难道

任由它青色渐变枯黄?可正是

这强烈的不甘,缝相符着

你吾的声音,阻断了开幕前

矮温的环境。你承认

你不再是这座城里无畏严寒的人。

吾想象并走走着每一步,在椭圆形

规划的路线中,这些高大的树,温暖又润湿的风声点缀着你手中,一杯

刚消融的咖啡:苦的日子

在于你浅易的搅拌。

从左去右的围困,远方愈相符着远方。

©️Peder Severin Kroyer|Marie in the Garden

|霁晨,98年生,现居深圳龙岗,公多号雪霁晨首poem

壁虎

担心详像豹变,人心要去山水里比赛。

痛定思痛,青冥里神仙摇彩,让吾感觉,这么久

吾也活在自然界的搅拌机里,忍受那些喧嚣的风景。

看着天际线,创造新世界的人说不定也是怪兽。

是不是羚羊挂角,且这一说,唤首跳舞的念头,

也都是刀的意头,怎么着都像性黑示。

顽疾也都有很要脸的有关部分,不要脸就破财。

有好多朋侪打交道,但吾不清新撑吾走下去的

到底是什么,相通吾末了就成了那么一个高蹈派,

处处玄关,有飞檐走壁的本事也得藏头露尾。

危组织头还需革命,打肿脸就是新的面壁者

去深深的星系里挑刺,吾有好多疯狂的思想,

把别人的恐惧作用于杠杆,打出喜悦全垒打。

莫说鞭长莫及,太贼的禽兽,救它是在自杀。

八极万类,揽不盈掌,瘦脸之下见真情。

有那么个乐话,叫“灵肉别离”,亦真亦伪,

由于回首子虚的岁月,大抵都有狗尾续貂的隐约。

一刀可断的锦瑟,泪眼看穿又沉沉无声。

2019.10.20

©️Peder Severin Kroyer|Marie and Her Mother in the Garden

飞娥

再意淫仙侠,吾还被《蜀山传》

波动着。依旧前年国庆,

与另一位女公民吹牛皮?

她欲看很深,把会飞的电影

说了个遍,就差随身带剪刀。

后来吾蹲在稳定之地,

把萧洒的难得再次理顺:

南国草木皆兵,出了国惶惑

这事存疑,从小学到硕士沿路都是

布鲁斯李。做事之后磨圆爪子

还抓挠文艺小年轻的心肠。

从东北到巴黎,相通老虎凭栏,

一边又被强烈的地图炮推进转变点。

在利瑟库肯霍夫花园,添倍的郁金香

插着杂食的手法,倒把银鸥调转来瞧。

偶然翻转一些国际朋友的身体,

也奇异域发现插着翅膀,可怜道

伤痕文学的推背有些难堪,远不比

过气的天王凝神,打一诳语。

哈利路亚!哈利路亚!会飞的歌报废在中国!

2019.11.19

题图:©️Peder Severin Kroyer|Beach of Skagen

策划:后商|组稿:霁晨|编辑:rosa(演习)

转载请有关后台并注解小我新闻

添缪的挑醒永久都不会过时

对这孤绝的处境,他的很多诗都有过生动的描述吾用咖啡匙丈量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