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百问百答说范蠡》58:范蠡的故里到底在那里

Source:adminAuthor:admin Addtime:2020/05/12 Click:196

原标题:《百问百答说范蠡》58:范蠡的故里到底在那里

【编者按】为了更好地弘扬范蠡文化,“文化影响力”微信公多平台决定开设“蠡学钻研”专栏,把最好的范蠡文化传递给更多的人。

范蠡(约前520年-前446年),字少伯,春秋楚国宛(今河南南阳)人,知名政治家、军事家、思维家、酬酢家、哺育家、经济学家、实业家。他事越二十余年,助勾践兴越灭吴。功成之后,辞官经商,成为亿万富翁,民间尊其为财神、商圣。他三散千金,资助穷人,又是中华慈善鼻祖。他“忠以为国,智以保身,商以致富,成名天下”,几近完人。

南阳籍在京文化学者夏廷献老师,自1992年最先钻研范蠡,先后在《人民日报》《悠闲军报》等报刊发外系列文章。1994年7月在《新剧本》发外六幕历史剧本《商圣范蠡》,是把范蠡冠以“商圣“头衔的第一人。

《百问百答说范蠡》是夏老师1992至2018年钻研收获的汇集。该书分条析理,引经据典,古为今用,对吾们周详晓畅范蠡文化大有裨好。征得老师批准,本号“蠡学钻研”专栏近期将连载该书,以飨读者。※

《百问百答说范蠡》从读者浏览有趣起程,采用“题目式”文体——百问百答,介绍了春秋末期越国上医生、上将军范蠡智勇双全的完善人生,阐述了范蠡的政治、军事、经济、形而上学、酬酢、哺育、商业、经营等光辉思维,探讨了姜子牙、百里奚、管仲、老子、孔子等伟人思维和业绩对范蠡的影响,在与文栽、伍子胥、孙武、子贡、白圭、吕不韦、张良、刘基、诸葛亮等风云人物的比较中,表现了范蠡兴国富家的不凡才能和实践,展现了范蠡特立独走的人格,论述了范蠡的历史功绩和钻研范蠡的现实意义。是用“准学术”手段钻研历史人物、通俗历史文化知识的尝试性作品。

百问百答题说范蠡,总有一个题目你会感有趣。

夏廷献《百问百答说范蠡》58 ——

范蠡的故里到底在那里

笔者1992年最先钻研范蠡,先后在人民日报、悠闲军报等报刊发外过系列文章。撰写的六幕历史剧《商圣范蠡》《新剧本》杂志1994年第4期头题发外。“商圣范蠡”头衔(概念)正式见诸于文字由此首。1993年,吾最先写长篇纪实文学《范蠡》一书(1996年1月悠闲军出版社出版),对范蠡故里题目做过探讨,认为范蠡故里在现今南阳市白河以南三十里的“范公村”(三十里屯)。吾那时之以是这么认为并把它写入书中,遵命(综相符考虑)了以下三个原则:

•有文字记录。史料有确牢记载的,按记载的写。

•批准新闻方便。史料上有几栽说法的,哪个地方批准新闻方便答行为首选。倘若范蠡住在新闻闭塞的地方,他不能够有那么大的志向和学识。

•同时代他人干证。范蠡是那时的宛邑令文栽发现其才并带他到越国去的。史料上说,文栽先后两次到范蠡家去。云云推理,范蠡的家必然离宛邑官衙不远,文栽能够比较方便找到他住的乡下。倘若范蠡之家离宛邑官衙最远,在谁人交通和新闻闭塞的年代,文栽不能够发现范蠡之才,也难以去范家探看并商议一首去越国的大计。

睁开全文

如何宣传范蠡崛首南阳经济,1993年时也曾经给《南阳日报》写过“内参”,向地委领导挑出过详细提出。范蠡故里题目,也曾提出当地社科学者进走钻研,尽快同一意识。遗憾的是,多年以前了,这个题目依旧“有争议”。吾曾经拜读过当地媒体“不悦目点碰撞”专栏刊登的文章,翻阅所能看到的原料,对这个题目一向赓续地在思考。截至现在,吾认为当初的判定依旧正确的。综相符首来说,范蠡故里在宛城的依据是“六有”。

第一,有文字记录佐证。

《史记》公理注,《会稽典录》中说:“范蠡,字少伯,楚宛三户人。”东汉《吴越春秋》记载:“医生栽姓文名栽,字子禽,荆平王时为宛令,之三户之里。范蠡从犬窦蹲而吠之……”清新地表明范蠡是“三户里”人。

范蠡故里——“三户里”在那里?在地理学史上占据重要地位的《水经注•卷三十一》是云云记载的:“淯水之南,又有南就聚,《郡国志》所谓南阳宛县,有南就聚者也。郭仲产言宛城南三十里,有一城甚卑幼,相承名三公城,汉时邓禹等,归乡饯离处也。盛弘之著《荆州记》以为三公置。余案淯水旁边,旧有二澨(音室 ),所谓南澨北澨者,水侧之漬,聚在淯阳之东北,考古推地,则近矣。城侧有范蠡祠。蠡,宛人,祠,即故宅也。”

文中挑到“宛城南三十里,有一城甚卑幼,相承名三公城”,又说“以为三公置”。有学者说,三公指的是当过太尉的邓禹。这恐怕不确。邓禹当过大司徒(一说太傅),只是“位列三公”(太尉、司徒、司空之一)。且,挑到三公城名时,用了“相承名”三字。“相承名”的含意,一个是顺着“国相”之名叫三公城,指的自然是范蠡——只有范蠡当过国相。另一个含义是三公城的名字早就有了,一连着叫了下来。三公城既然早就有了,那么当地出生的人,谁曾经集三公(司马、司徒、司空)大权于一身?只有范蠡。“三公城”无疑是为祝贺范蠡而修筑的——城侧才有配套的范蠡祠。文中讲“汉时邓禹等,归乡饯离处也。”说的是新野人邓禹“归乡”途中路过此“处”(三公城)宴请过友人罢了,并异国干别的什么事。

《水经注》作者、北魏地理学家郦道元(约470——527年),字善长,范阳涿县人,以“访读收集”留心考索水道变迁和城邑兴废等地理表象著名于世。郦相等肯定清晰地说三公城“城侧有范蠡祠。蠡,宛人,祠,即故宅也。”这栽说法是持其他“说”引用的文献原料中所异国的。郦道元已经说到了范蠡“故宅”的份上,难道还不及表明故里在此处吗?

有学者在解读郦道元的上述论述时说:“郦道元看到的祠是汉代三公(邓禹等)为范蠡兴建的祠堂故址,是祠的故宅,非居住地故址。”且不说云云解读是否正当,即便是站得住脚,那么请示,邓禹等为何要在这个地方为范蠡兴建祠堂?这不正好表明范蠡家就在此地吗?至于把“祠,即故宅也”一个很清晰的概念,绕口令式地注释成“祠堂故址,是祠的故宅,非居住地故址”,也异国相关,只要承认是范蠡家所在之地就走。

《越绝书》中记载,“范蠡其首居楚地,生于宛橐(音托)”。橐,《辞海》上注释,一是袋子,二是鼓风吹火器。异国注释详细地名。但既然“橐”字,有“袋子”“鼓风吹火器”的含义,那肯定是农业(粮食)、纺织、冶炼业较为发达的地方。比较首来,宛以前具备这些条件。南阳府志、南阳县志,从明朝最先也清晰地记载:“范蠡,南阳宛人。”清代(1905年)编纂的南阳县志卷二“疆域志”清晰地记载:“三户里在县南。”

第二,有建筑群遗迹显证。

上面引用的《水经注》上已经挑到了“三公城”和城侧的“范蠡祠”,城尽管“甚卑幼”,但毕竟是城,是城,就必然有城墙、城门、房屋等。异国说到“范蠡祠”的周围,但依照清淡常识,行为祠堂,最幼也得有一进院。《水经注》上还说到,“后汉末,有范曾字子闵,为大将军司马,讨黄巾贼至此祠,为祠立碑,文勒可寻。”这句话表明,后汉时,范蠡祠还在,范蠡的后人还为祠堂立过碑,写过祭文。紧接上文,《水经注》中说“夏侯湛之为南阳,又为立庙也。”有趣是夏侯湛还建了一座“范蠡庙”。

有城,有祠,有碑,有庙,也算是一个幼建筑群。这表明,汉代人们对范蠡故里在这个地方,是异国任何争议的。东汉开国功臣邓禹在此摆过宴席嘛。遗憾的是,这个建筑群,不晓畅汉代之后的什么年代什么因为被损毁了。固然损毁了,但建筑地基——遗迹还在。曾经有行家在此地进走过考古发掘。

有学者撰文说:“多年来的考古调查表明,三公城未发现任何春秋时期的遗物,统统是汉代遗物。表明三公城的时代上限汉代,范蠡是春秋时人,三公城的时代与范蠡的所在时代不符,表明三公城与范蠡无缘。”

这栽看法值得商榷。即便“三公城的时代上限汉代”,正好表明了汉代就有了祝贺范蠡的建筑。祝贺范蠡的建筑只能是春秋之后的“后人”——例如汉代人所建。因“三公城的时代与范蠡的所在时代不符”,就“表明三公城与范蠡无缘”的说法是站不住脚的。这就好比有人说,南阳武侯祠是宋代建筑,因此就和三国时的诸葛亮无缘。恐怕没人会赞许吧。但这栽说法,也有可取之处:承认在三公城发现了“汉代遗物”,这也就够了。其他“说”的地方发现有这栽汉代遗迹遗物吗?异国见到相关原料。从尊重历史的角度说,三公城、范蠡祠的遗址上,哪怕是只找到一块瓦片——即便是汉代的,也比新建的仿古建筑有说服力。东汉(公元25——220年)离现在将近两千年了,谁人时候——甚至更早,就已经有了祝贺范蠡的建筑群并发现了“汉代遗物”,这无疑是表明范蠡故里所在的显证。

第三,有后人祭祀明证。

上文已经说到,产品展示“后汉末,有范曾字子闵,为大将军司马,讨黄巾贼至此祠,为祠立碑,文勒可寻。”范曾者,范氏后人也,范曾行为大将军司马,毫无疑问是个文武双全的将军。他在黄巾首义发生的东汉中平元年(公元184年),“讨黄巾贼”路过范蠡祠,立碑勒文,举走肃穆地祭祀仪式,这个原形,不容无视。

范曾“为祠立碑”撰写祭文的行为,有余表明,范曾认可范蠡是其先祖,认可此地是范蠡故里。持范蠡故里其他“说”的地方,至今异国见到有“范蠡祠”的记载,更异国见到范氏后人在范蠡祠立碑勒文进走祭祀运动的史料。

有祭拜先人的祠堂,有知名的后裔祭拜,立了碑,勒了文,这是认定“前人故里”很重要的一个原则。据说,现在宛城区三十里屯白河两岸的范姓人都认为他们先祖是范蠡。当地的有识之士每年还到他们认为的“范蠡墓”提高走扫墓祭祀运动。

第四,有石碑地图物证。

1995年4月29日南阳日报第四版“史海钩沉”专栏刊登了新瑞、国真两位老师撰写的一篇文章“范蠡故乡新考证”,吐露了在宛城区瓦店乡界中村11组村民孙道魁家中发现一块青石碑的事情,并刊登了石碑的暗白照片。宛城区一位学者介绍说,这块石碑在孙道魁家中已经存放多年,何时出土的,尚无定论,但肯定是在附近出土。

据报道和行家介绍,该碑质地为青石,高43厘米,宽80厘米,厚15厘米,从右向左“横披”楷书“古范蠡鄉”四个具有颜体风格的大字。在“鄉”字之后,从上去下幼字落款为:大清乾隆二十七年年桂月立。乾隆二十七年(1762年)离现在已经200多年了。200多年前的人(何人难以查考),立碑刻“古范蠡鄉”——古代范蠡的家乡,这个行为本身比吾们今日说多少话写多少万字的文章都有说服力。这块石碑清新正确地表明,此地就是古范蠡鄉。依照走政体制,乡以下是里。里,居民聚居的地方。《周礼》记载,五十户到一百户为一里。至于范蠡故里是哪个乡下,那是另外一个题目。反正是在这个“鄉”的辖区之内而不是别的地方就是了。其他“说”的地方,截至现在,犹如异国发现云云的石碑。

原料介绍,清代康熙三十年(1691年)刊印的南阳县地图上,在白河南边标有“范蠡庙”。清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出版的南阳县全境地图上,在南阳府城南40里旁边,标有“范蠡故里”。

清代固然离现在不算最远,但谁人时代还异国发生争“名人故里”题目。刻着“古范蠡鄉”字样的石碑,清晰标示出“范蠡庙”“范蠡故里”的地图,具有原形胜于雄辩的物证作用。这一点似答引首钻研范蠡故里学者们的留心。

第五,有范蠡名字侧证。

中国自从黄帝给子女子孙确定并赐予姓氏后,千家、百家的姓氏最先流传下来。各个姓氏对续家谱都很偏重,长辈,尤其是有文化素养的长辈对子女的名字都很偏重,首名字时总是一再斟酌,寄予着某栽憧憬。

范蠡的父母为范蠡首了一个怪名“蠡”。“蠡”者,大贝壳做的“舀水瓢”也。首这个名,表明家住在河水边,能够见到大贝壳。更重要的是,“蠡”字,外貌上是“虫啮木中也”,内心上是,期待儿子做压住两条“虫”的人上人,由于“虫”,含义有龙、蛇、虎。压住龙蛇虎的人,自然是叱咤风云霸领诸侯的人。范蠡父母还给本身儿子首了“字”少伯。“伯”者,古代爵位第三等“伯爵”也。从范蠡有“字”和“字”的含义看,他父母是有很高文化素养的人。由于清淡家长不会给孩子首“字”,即如首“字”,也不会用“少伯”这两个字。表明家长憧憬范蠡异日能升官晋爵,故用“少伯”称之。范蠡到越国后,也一向用“蠡”之名,“少伯”之字。

在“孟母三迁”的时代,具有很高文化素养的范蠡父母,肯定会选择能够使子女受到优越哺育的地方安居下来繁衍子孙。这个地方,肯定是交通发达,经济蓬勃,新闻通走,文化生态好。比较首来,宛邑——白河岸边三十里屯附近,正是云云的好地方。据当地学者考证,三十里屯,因得水陆交通之便,春秋时代经济相等发达。直到明朝还屯过兵,清代河边每天云集货船上百艘。

一切钻研范蠡的人,都认为范蠡是个奇才。而奇才的产生是有条件的,这个条件就是优越的经济基础和浓重的思维文化环境。想一想今日门生为何“择校”,个中道理不难解白。从这个意义上说,范蠡父母把家安在“宛城南三十里”淯水之滨,也就在情理之中了。这从另一个侧面表明范蠡故里就在汉代修筑了范蠡祠堂的地方。

第六,有同代人文栽干证。

发现范蠡宏儒硕学的人,是那时从楚国郢都被贬到边陲任宛令(相等于今日县长)的文栽。《越绝书》以及唐张持志注引《会稽典录》《吴越春秋》等文献中,都记录了文栽“三请范蠡”的故事。大体上是,具有治国安民本领的文栽,到达宛邑后,听说范蠡有奇才,遣吏谒奉。吏去后,范蠡不见。吏回文栽道,村人都说范蠡是个疯子,不消再召见了吧。文栽乐道,“吾闻贤俊之士,易招疯子之讥,内怀独见之人,外遭不智之毁,此固非二三子所知也。”文栽坐车亲去,范蠡披着暗狗皮学狗吠叫避之。吏怕文栽尴尬,连忙脱衣挡住文栽视线,催促文栽脱离。文栽曰:“莫鄣也,吾闻犬所吠者人也。今吾到此,觉有伟人之气。走而求之,来至于此。且人身而犬吠者,谓吾是人也。”乃下车拜,蠡不为礼。文栽走后,范蠡判定文栽第二天还会来。次日,请兄长去打酒,请嫂子给本身找能够见客的衣衫。文栽自然前来,范蠡亲炎地迎接了文栽,两人相见恨晚,抵掌而谈,“镇日而语,疾陈霸王之道”,“志正当同”,成了莫反之交。之后又通过多次密谋,确定了一首去越国发展的大思路。

文栽先后两次到范蠡家去,且都是当天去当天回,范蠡之家必然离宛邑不远,文栽能够比较方便找到他住的乡下。倘若范蠡的家离宛邑二三百里之遥,在谁人交通和新闻闭塞的年代,文栽不能够发现范蠡之才,也难以去范家探看并商议一首去越国的大计。

有一点必要指出的是,宛邑是楚灭了申、吕、谢、邓几个很幼的国家后(东周前期有1200多国,后期还有100多个)由楚竖立的“县级单位”。文栽当宛令时,宛的辖区很幼,大体上也就是老南阳县的区域,周围不过百里。文栽不大能够到辖区之外去探看范蠡。秦灭楚,秦昭襄王35年(公元前`271年)竖立“南阳郡”后,郡治设在宛邑,后来固然有南阳与宛可互相代替的说法,但南阳不论是郡或是府,都管着宛,也就是说,宛首终是个辖区不大的地方。在范蠡故里题目上,“宛橐说”、“宛五户之虚说”“楚宛三户人说”“宛三公城说”,前挑都是“宛”——各“说”都限制在宛的辖区内,而春秋时期的“宛邑”,辖区很幼,这一点似答引首留心。倘若论证首先,把范蠡故里论证到“宛”以外——把前挑丢了,那恐怕是难以被人批准的。

行为范蠡思维和业绩的羡慕者、探寻者,对于范蠡故里,吾也曾经思考过其他“说”的地方。但遗憾的是,有的“说”只能找出一两条依据,找不出范蠡故里在宛城的六条依据来。因此,行为“一家之言”,吾以前和现在都认为范蠡故里在宛城。倘若有镇日,持其他“说”的学者找到了能够说服吾的实在证据,表明范蠡故里不在宛城,吾肯定会遵命真理。

地灵造就人杰。南阳何以造就了范蠡云云兴国安邦富甲天下的人杰?笔者对这个题目一向比较关注。吾觉得,一幼我成年后不论怎样成功怎样远大,都与青少年时代所处的地理人文环境相关,其生活、饮食、思维、说话等风气是陪同终生影响终生的。从这一点上说,对名人伟人的“故里钻研”,对于读懂名人伟人,具有稀奇重要的意义。因此,吾期待当地学者能够尽快就“范蠡故里”题目同一意识。

夏廷献老师所著片面图书